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53章 辱骂雇主的后果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249 2020-07-22 17:44

  

  林雪不解?维持着笑容?"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刚才跟容先生一起用餐的??"

"没错?容爷不希望再被打搅?请你立刻离开コ"西装男冷漠的像个机器?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コ

若是旁人?林雪或许还能壮着胆子过去试试?可对方是容烈?让人闻风丧胆的容七爷?

万一惹恼他?可不是开玩笑的コ

林雪思忖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目光有些嫉妒的朝站在容烈(shēn)后的林沫看了一眼コ而后转(shēn)离开コ

这边?服务生送上来西餐和果汁?已经撤走了林雪喝剩的那杯コ

容烈抬了抬眉眼?示意?"坐下吃点吧コ"

那语调和表(qíng)落在林沫眼中?怎么看怎么刺眼?她就这么站着?冷呵了声道?"我不饿コ"

容烈看了她一眼?"不饿肚子一直叫?"

"我本来是饿的?现在给恶心够了?吃不下了コ"林沫盯着他那张俊脸?气呼呼的コ

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容烈眼中仅有的那点温度?逐渐的消失不见コ

还没有人敢说他恶心?

他撂了筷子?欣长的(shēn)子往后靠进椅子里?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桌子边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了敲桌面?语气不明的道?"林沫?要我提醒你?你现在的(shēn)份么?"

"不用?"林沫气疯了?什么都敢说?明知道已经要着火了?还不怕死的往上添一把柴?"我时刻记得我的(shēn)份?虽然我签了女佣条约?但是不代表我没有人权?可以随便被你践踏自尊コ"

她双拳握紧?小脸通红?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满了据理力争?纤细瘦弱的(shēn)体却仿佛有着很大很强的爆发力?说出来的话也字字铿锵不容忽视?"我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负责任コ就你刚刚对林雪的态度我只说两个字?恶心?"

她真的被气坏了?气的浑(shēn)都在发抖コ

容烈他凭什么?凭什么指使她给林雪端茶递水?他知不知道让她给林雪做事?意味着什么?

是?她如今是落魄了?没人护着了?不再是千金大小姐了?那也不代表尊严可以随意被人践踏コ平时多少人欺负她都没事?她都能忍?唯独林文谦一家不行コ不行???

容烈的表(qíng)越来越沉?直到最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被冻结成冰?他倏然冷笑?"林沫?你知道辱骂雇主是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我都接受?反正我就是骂了コ"林沫骄傲的说コ

"很好コ"容烈唇边的笑容皲裂?渗透出一丝残忍コ

??

林沫没再继续留在公司?容烈把她丢给冷仲便离开了コ

此刻?冷仲将她送回到了君山湖墅门口コ

发泄完怒火的小姑娘?现在却没什么话?一路沉默?抵达门口后才抬头问?"冷先生?他要你把我怎么样?"

她现在完全没了之前的棱角?浑(shēn)的刺也都收起来?软萌的像个不设防又可(ài)的小白兔コ

面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冷仲这样杀伐果断的人也起了丝心软?"两条路コ一是收拾东西?我送您离开コ二是去那边的小树林反省自己コ什么时候您肯承认错误了再回来コ"

果然是容烈?给的两条路都不是什么好路コ

选择了一?意味着之前的努力都要白费?她好不容易攀上容烈这棵大树?林家还没拿回来?林淮还没消息?就连她自己的小命都悬着?又怎么能言放弃?

那就只剩下二コ

君山湖墅周围有一大片小树林?茂密的树木丛生?是很原始的野生树林?晨起时甚至还能看见飘(dàng)其中的雾气コ

林沫说?"我选二コ"

冷仲说?"其实您跟先生服个软就行?先生的脾气就是不能犟着来??"

林沫摆摆手?"冷先生?今天这事儿真不是我的错?是容烈先欺负人的コ反正怎么说我都是不会低头认错的?因为我本来就没错コ"

如果今天她低了这个头?认了这个错?那么下次容烈还会这么做コ今天是林雪コ下次是谁就说不定了コ

她就是死?也要争这一口气?

冷仲还想再说点什么?林沫却已经转(shēn)?径直朝那片小树林去了コ

望着她倔强的背影?冷仲摇摇头?有些叹息コ明明这么可(ài)的小姑娘コ偏偏在面对先生的时候浑(shēn)锋芒?若能稍微柔软一些?也不至于惹先生生气コ

容烈的车驶回到别墅时?天色已经全黑了コ

路灯亮起的光影中?他高大的(shēn)影立在门口台阶上?冷仲立在其(shēn)旁コ态度恭敬?"林小姐去了林子里?还没回来コ"

容烈皱眉?"她这么(ài)逞强?那就让她一直待在那吧コ"

说完?抬脚进了屋コ

和别墅周别的灯火相比コ小树林里黑漆漆的一片コ头顶枝繁叶茂?就算是月光也没法渗透进来?里面的光线要比外面实际暗了好几倍コ

林沫没敢太往里面走?找了个大树底下打算在这里度过一晚コ

这里地势偏高?站在这坡上还能看见别墅那边亮起的灯火?林沫抱着双膝坐在地上?想到容烈那副冷漠至极的样子?忍不住嘟囔?"秦也说的没错?这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一个样?没一个好东西?"

顿了顿?似乎觉得这么说不对?又改正?"除了爷爷グ哥哥和基友团??冷先生人也(tǐng)不错的?怎么跟了容烈这样的主子?"

夜色很静?树林里更是静的连风声都被枝叶阻隔在外コ黑暗中逐渐起了雾气?随着夜深空气中的湿气也越来越重?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气味コ

林沫不再眺望那栋华丽的别墅コ埋首在臂弯里?将自己缩成一团コ

容烈独自坐在餐厅里用晚餐?室内灯火通明?桌上食物精致美味?连空气都是香甜的コ

他早已习惯这样的孤独?在极致安静里孤独的过着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生活コ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总觉得不安定?仿佛人坐在这里?心却不知道飘飞到哪儿去了コ

佣人小菲走了进来?手里捏着个手机?"先生?这是林小姐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コ"

她担心有什么重要的电话?又不敢乱接?只能拿来给容烈做主コ

话音刚落?电话就又响了コ

屏幕上跳跃着的备注?"容植"コ

容烈没接?电话自动挂断后?基友团的消息轮番轰炸过来--

"沫沫?怎么不接电话?"

"是不是在忙?吃过晚饭了没有?"

"容爷没难为你吧?对你还好吧?"

"沫沫你要是遇到事儿要跟我们说?别一个人扛コ"

消息一条接着一条?全是那四个人发的コ

容烈嫌吵?直接将手机卡过来?继续吃饭コ

可那嗡嗡嗡的震动声还是搅扰了他的兴致?最终没吃两口就放下了筷子コ

??

林宅コ

谢舒雅端着水果敲了敲林雪卧室的门?推门而入时?林雪正握着画笔坐在桌前画画コ

抬头见谢舒雅进来?扬起笑容喊了声?"妈コ"

谢舒雅将水果放下?同时目光瞥见了林雪画纸上的男人?目光一顿?"这画的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

"妈?这是容家七爷?容烈コ"林雪望着画上的男人?目光中满是(ài)慕コ

谢舒雅一愣?"容烈?"

再一瞧林雪的表(qíng)コ谢舒雅大胆猜测?"你什么时候跟容先生见过面?"

"嗯コ"林雪轻轻点头?将今天去容烈公司的事(qíng)都说了一遍コ

谢舒雅听完?表(qíng)舒展?"我就说容烈那样的人不可能看上林沫这种女孩?你爸爸之前还担心有容烈给林沫撑腰コ现在看来コ如果真的只是佣人?那倒没什么可怕的了コ"

说完?又抚上林雪的手背?语重心长的道?"雪儿?你说容先生亲口邀请你一起吃饭?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コ"林雪骄傲的扬了扬下巴コ"我可不是会虚荣的说谎的人コ"

谢舒雅眼中有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容先生八成是对你有意思了コ"

林雪咬咬唇?"不会吧?我们才见一面而已コ"

"怎么不会?一见钟(qíng)的故事还少么?"谢舒雅掰过林雪的肩膀?让她正面面对着自己?目光细细的打量着林雪的五官コ颇自豪的道?"你和景彤虽然都是我亲生的?可景彤比较像你爸爸?雪儿你和妈妈长得比较像コ我瞧着?我们家雪儿越来越好看了コ"

林雪被说的一脸(jiāo)羞?摇着谢舒雅的手臂?(jiāo)嗔道?"妈??"

谢舒雅眉开眼笑?"你现在才是林家的千金小姐?等你爸爸把林氏董事们搞定?我们家也是凉城上流中的砥柱了?也是能配的上容家了コ"

"可是我还不确定容烈他对我?是不是那种意思呢コ"

谢舒雅拍拍她的手道?"容七再狠?那也终究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有那方面的需求コ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要雪儿你多用点心?容七迟早是你掌中之物コ"

林雪被说的心潮澎湃?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妈妈コ"

??

林沫睡的昏昏沉沉?并不踏实コ

空气中浓重的潮湿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她皱皱眉?从昏沉中醒来コ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悉索声?因为周围足够安静?甚至还能听见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コ

接着?一股冰凉的触感从小腿处攀爬上来?嘶嘶声越来越近?林沫借助微弱的月光?隐约看清顺着她小腿爬上来的?是一条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