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50章 七叔可不是什么好人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826 2020-07-22 17:44

  

  世贸中心坐落在城市江滨?是凉城最大最豪华的所在?里面的每一个物件都是为有钱人准备?价格昂贵到不敢想象や

换言之?凉城有钱人的生活(rì)需?基本都是出自这里や

林沫是这里的常客了?牵着阮稚的手直奔设的门店?倒是阮稚一路上来?被这里的奢华亮花了双眼?一直都是被震慑到魂不守舍的样子や

"林小姐や您好长时间都没来了や"金牌导购认识林沫?看见她立刻微笑着(rè)(qíng)的迎上来寒暄?然后又将一堆新品推荐出来や

从前的林沫花钱如流水?她也觉得做店员卖东西不容易?每次来但凡有人推荐?她都会眼也不眨的买下や她在一众导购员的眼里?其实就是人傻钱多的小金山や

可今时不同往(rì)?林沫兜里没钱?只有一张容烈的金卡や

"暂时都不需要这些や"林沫说や

这话一出口?导购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林小姐也会说不需要这三个字や大概是这三个字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导购脸上的笑容立马消退了大半?却本着职业道德依旧恭敬客气的问?"那您今天过来是需要点什么呢?"

"谁说不需要了?"容植的声音横插进来?人已经手插裤兜走了进来や

林沫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巧了?我闲着没事过来逛逛?就看见你了や沫沫你说我两是不是心有灵犀?"容植站在她(shēn)边?笑嘻嘻的凑过来や

"谁跟你心有灵犀啊や"林沫不客气的推开他的脸?对导购说?"我之前用的经典款的沐浴露?给我拿一瓶?要青柠味的や"

"好的や"导购不放过任何一个推销的机会?立刻又取下一个精致的粉色小瓶子?"这是我们新出的玫瑰香型的?林小姐您要不要试试看?"

林沫最喜欢的就是粉色?对所有粉色系的东西几乎都没什么抵抗力?何况眼前这个小瓶子还做的如此精致好看や

她一眼就看上了?拿在手里(ài)不释手や

导购趁机说?"这还是限量款哦?全球限量发售五十瓶?我们门店至今也就买出两瓶?这可能是最后一瓶了や"

最后一瓶?意味着绝版?意味着错过就没有了や

可林沫兜里没钱や

容植眼也不眨的将自己的卡递了过去?十分财大气粗的道?"刚刚你推荐的那些?全都要了や"

导购眼冒金光?只是还没接到那张卡や就被人捷足先登抢走了や

林沫将卡塞回容植手里?"不用你や"

然后她掏出了容烈给的那张金卡?"除了沐浴露?其他的都不要や"

"好??好的や"导购眼睁睁看着肥(ròu)飞走?心有不甘却也没法子や

容植却是看呆了?"沫沫?那张卡??是我七叔的吧?"

"嗯嗯や"林沫也没瞒着?点点头や

容植的表(qíng)顿时严肃起来?"沫沫??你怎么能要我七叔的卡呢?我七叔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阮稚嘴角轻抽?"??"

有这么说自己叔叔的么?

林沫摆摆手?"我知道や"

"那你??"

"这沐浴露是容烈要的や"林沫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只是帮忙跑腿而已や"

容植惊了?"我七叔要的?这可是女生用品??"

"女生用品怎么了?女生用的东西多精致啊?容烈太糙了?确实该保养保养了や"

容植?"??"

剁手的时候林沫就已经想好了退路や虽然她现在没钱?但是可以以工抵债や即便她签的女佣条约霸道没人(xìng)?但她还是有工资的や

晚上?君山湖墅や

容烈回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别墅里的灯光亮如白昼?只是过于安静や

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安静?褪去白(rì)喧嚣?很容易(shēn)心都放松下来や

容烈站在玄关换了鞋?第二只脚还没塞进拖鞋里?从客厅传来哗啦一声脆响?几乎让他放松的神经立刻绷起や

林沫站在客厅里?一脸无措的看着地上刚摔碎的烟灰缸?正想着拿东西来清扫?却不料一抬头便看见容烈站在那や

"额??"林沫的表(qíng)有点僵硬?"你回来啦や"

容烈没搭理她や目光扫过地上那一堆废瓷?隐约能辨认出那是他花了九万块买回来的ょ九成九新的烟灰缸?面色越绷越紧や

"我??不小心的や"林沫干巴巴的解释や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立刻惹来某人冷飕飕的视线?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似的や

林沫抖了抖や"一个烟灰缸而已嘛?不用摆出这么吓人的表(qíng)来吧?实在不行?就在我的佣金里扣好了や"

扣?说的轻巧や

容烈沉着脸走过来?他每走近一步?就吓得林沫往后退一步や直到她的腿弯碰到茶几边缘や才停下来?"那个??沐浴露我帮你买到了?看?"

她随手抓起茶几上的沐浴露?递到他面前や

容烈面无表(qíng)的扫了一眼?"怎么有两瓶?"

"这是新出来的玫瑰花香型や很香的?你闻闻や"林沫两只手递过来や

容烈后退一小步?眯着眼睛坐进沙发?瞥过地上的一堆碎瓷?"烟灰缸?加上你买多的那一瓶沐浴露?十万や"

"哦や"林沫对钱其实没什么概念?十万而已?也就是曾经她一天的零花钱而已?"你从我工钱里扣吧や"

"工资?"容烈扯了扯领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你知道你一个月工资多少么?"

"不知道や"林沫摇头?"但是我知道以前我们家的佣人?工资最高的是十万一个月や"

大不了白干一个月?谁让她剁手的呢や

容烈轻笑了声や道?"那是顶级管家的费用?你的佣金只有六千块一个月や"

"什么?"林沫惊了?"六千?"

在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顿时瞪大了眼?"那我岂不是要白干十七个月才能抵债?"

"算数不错や"

林沫不干了?"凭什么我的工资只有六千一个月啊?"

"凭你什么都不会干?"容烈幽幽的道?"你入职来打碎的每一样东西?我可都记着呢や"

林沫?"??"

在脑海中飞快的回想了一遍?昨天打碎了一个碗ょ前天打碎了一双玉筷ょ还有后院的花儿也被她不小心弄断了一株??

她才入职两天?这么下去的话未来堪忧や

容烈家的每一个物件都是有价的?别说工资了?她恐怕要一辈子给容烈打工还债了や

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好不划算や

林沫咬咬唇?直接亮出一双手来?"你看我这一双手?给你做事做成什么样了?你忍心就给六千一个月么?"

容烈扫过她的手?目光在她肿着的右手腕上略略停顿?本来不想问的?可还是脱口而出?"手怎么了?"

"摔的や"

"摔的?"

"别人撞的や"

"谁撞的?"

"??"林沫忽然有点不习惯他这么关心?强行岔开话题?"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得给我加工资や"

容烈勾勾唇?好笑的看着她?"你想加多少?"

林沫眼珠子一转?"十万?"

十万一个月?她再多加小心一点?每个月赔一点出去?总还是能剩下一些的や

她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不想容烈早就看穿她や

也不知道怎的?每次看见她在那耍小聪明や他心(qíng)就(tǐng)不错や

此刻?倒也愿意陪着她演下去や

容烈将长腿一伸?姿态悠闲?"口气不小?十万的佣金や那要看你值不值や"

"肯定值啊や"林沫被那十万迷了眼睛?完全没意识到容烈已经在给自己挖坑了や

"拿十万的佣金?你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能做や"林沫想也不想的回答や

眼看着猎物进了陷阱还美滋滋的不自知?容烈清冷的眸子里多了一抹笑意?"这可是你说的や"

"??"

林沫后悔了や不该说什么都能做?最起码也得有个底线や

这个底线包括?不近(shēn)伺候?不留在别墅过夜や

但她刚加完佣金?容烈就不客气的让她上楼放洗澡水了や

好在放完洗澡水?容烈没再要求别的や放林沫暂时离开了别墅や

容烈的卫浴间里?一排整齐的男士用品间?多了一支女士沐浴露や淡青色的瓶子?横梗在一堆黑色的瓶子中间?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又清新的独树一帜や

容烈瞥了一眼?拿过浴巾披在(shēn)上?走了出去や

??

第二天一早?林沫被小菲拉起来や

她现在是顶着十万薪水的人?不敢有半点怠慢?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现在穷着呢や

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这不是没出息?这叫??能屈能伸?

容烈今天穿的很正式?白色衬衫黑色西装?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黑发精心的梳过?面容冷漠俊朗?越发显得他贵气(bī)人や

他吃饭并不快?动作优雅?吃的不多?厨房却各式各样都准备了一些や林沫站在旁边?腹中的饥饿感折磨着她や

小菲从门口进来?"先生?容植少爷和陆少爷来了や"

容烈头也没抬?"轰出去や"

小菲怔了怔?"啊?"

"我这里没有少爷?让他们滚蛋や"容烈皱着眉?脾气不大好的样子や

"是?这就去や"小菲赶紧去了や

门外隐约传来容植和陆帅的声音?逐渐小了去や

那两个人进不来?也不敢硬闯?就等在外面や

等容烈出门时?容植和陆帅同时走了过来?站的并排?齐齐弯腰?"七叔早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