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66章 陷害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118 2020-07-22 17:44

  

  林沫步子一顿z回头看向顾晓慧z"什么意思i"

顾晓慧只盯着她z"上次你帮阮稚出头z剪掉了我的头发z还打伤了我z你是不是一直都(tǐng)得意的i"

林沫脚步一转z正面对着顾晓慧z唇角勾出一抹冷笑z道l"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z欺负同学很有成就感么i知道阮稚(xìng)子软z就那么欺负她ご看她忍气吞声不敢说z你是不是也很得意i"

顾晓慧被一噎z面色终于有了一丝波动z"林沫你以为你赢了吗i"

"??"林沫无话可说ご

她跟顾晓慧接触不多z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z顾晓慧和林景彤能玩的那么好z必定也不是什么善类ご

林沫不想惹事儿z只要她们好好的别来招惹自己z自己绝对不会去招惹她们ご她需要做的事(qíng)还有很多z没时间把精力放在女生的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ご

她抬脚就走z手指搭在门把手上转动了两下z面前的门却没有如期打开z而是依旧紧闭着ご

林沫接连拧了几下z依旧纹丝不动z倒是(shēn)后传来顾晓慧的一声轻笑ご

如果这个时候她还不能明白是顾晓慧有意为之z那林沫就真的是无脑了ご

"几个意思i"林沫不拧门了z回转(shēn)冷目看着顾晓慧ご

她的表(qíng)很坦(dàng)z她不想惹事z不代表她怕事儿ご彼此相安无事最好z若她们敢来招惹她z林沫也绝对不会手软的反击回去ご

顾晓慧笑了笑z左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东西z她将那东西在手指间翻转把玩z"没什么意思z就是觉得个人恩怨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解决一下了i"

林沫看清楚她手里的东西z是一盒香烟z和一只打火机ご她不明白顾晓慧想干什么z也从没见过顾晓慧抽烟z只是觉得她这个时候掏出这些z总有些意图ご

林沫撸起衣袖z"想打架就麻溜点ご"

爷爷没有去世之前z她是林家的公主z有什么事(qíng)就可以拿钱摆平ご现在她孑然一(shēn)z发现有时候拳头也可以解决一些事(qíng)ご比如顾晓慧ご

一见她这样z顾晓慧的眉头顿时拧在一块z"林沫你就知道打架么i"

林沫l"你把我关在这里z难道不是想打一架i"

还是她会错了意思i是顾晓慧想巴结她讨好她跟她化干戈为玉帛i

怎么想z后者的可能(xìng)都为零ご

顾晓慧冷笑一声道l"我不会跟你打架的z但是我会让你被逐出德里ご"

此刻她脸上的笑容甚至有点狰狞z手指啪嗒一声打开了打火机z直接就点燃了一支烟ご然后她将那猩红的烟头z对准了自己的胳膊ご就这么摁了下去ご

林沫呼吸一滞z她清楚的看见顾晓慧被烫的脸都白了z将烟头拿开之后z又换了另一个地方烫上去ご

顾晓慧的动作不紧不慢z很快她白皙的胳膊上就多了好几个被烟头烫伤的印记z看着(tǐng)触目惊心的ご

林沫站在那z一时间有些僵硬ご

她还是头一次看见z有人对自己下手这么狠的ご

几天前她在容烈那z还不小心被锅烫了一下手指z虽然她很快就缩回来了z但手指上却疼了好久ご

像这样直接用燃烧的烟头烫在皮肤上z该有多疼啊w

可顾晓慧看见她眼中的呆滞z行为更加疯狂了z她将已经软掉的烟扔进了垃圾篓里z然后抬手将自己的头发扯开z弄的很乱z又接了盥洗池里的水泼在(shēn)上??

林沫隐隐明白她要做什么了z此时门口却正好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ご还伴随着急切的说话声--

"快z安老师z就在这里w"

顾晓慧忽的扯唇一笑z整个人扑通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ご

与此同时z(shēn)后紧闭的门被砰的踹开z安澜带着一众学生出现在门口ご

林沫回(shēn)z视线正好和安澜的撞上ご

但安澜只是扫了她一眼z视线就落在了她(shēn)后的顾晓慧(shēn)上z眉顿时拧紧了ご

顾晓慧像是受到了惊吓般的z双手撑着地面z往后退了好几步z在两个同学过去搀扶她的时候z嘴里惊叫出声z"别过来z啊z别过来w林沫z我错了我错了z我真的错了ご你不要这样??呜呜呜??"

哭声刺耳的很z顾晓慧演的也特别的投入z惊呆了林沫ご

这演技z林沫都想给她颁个小金人ご

两个同学将顾晓慧搀扶起来z她(shēn)上的衣服已经全湿了z长发胡乱的披散着ご表(qíng)惊恐万分z胳膊上的伤触目惊心ご顾晓慧仍旧腿软的看着林沫z不住的哀求z"林沫z求求你不要这样z求求你了??"

她说着ご整个人就要扑过来ご

完全是下意识的z林沫往后退了一步z避开了她的触碰ご

因为她的避让z顾晓慧扑了个空z直接摔在了地上z样子十分狼狈ご

林景彤站了出来ご眼圈都是红的z指责林沫道l"林沫z你怎么这么心狠i你把晓慧都欺负成什么样了i"

林沫皱眉z"我没欺负她w"

她知道z这个境况下她的话很难让人信服z但也绝对要坚持事实ご没做过就是没做过z脏水不能往她(shēn)上这么泼ご

林景彤气的发抖z"这洗手间里还有第二个人吗i不是你欺负的z是谁i"

"是她自己ご"林沫盯向顾晓慧ご

触及到她的视线z顾晓慧慌乱的把头垂下z其实是心虚z然而此刻落在旁人眼里z却成了林沫威胁z顾晓慧完全出于惧怕不敢对视ご

林景彤笑了z"林沫你可真能撒谎w"

一直站在旁边的安澜z此刻开口了z"林景彤z你们先送顾晓慧去医务室看看ご林沫ご你跟我到办公室来w"

说完z便转(shēn)走了ご

办公室里z安澜一坐下z劈头盖脸的问l"林沫你怎么回事i"

林沫很平静的解释z"是顾晓慧干的ご"

安澜讽刺的笑z"你不觉得这样说z很可笑么i"

林沫摇头z"我说的都是事实ご如果安老师一味偏袒z不知道调查事(qíng)真相就冤枉好人z我觉得您才是好笑的那一个ご"

"你??"安澜表(qíng)愈发严厉了下来ご

"叩叩"两声敲门声响起z林景彤推门走了进来z"安老师z顾晓慧说有些证据想交给您ご"

她说着z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安澜ご

一盒烟z以及一个打火机ご

"顾晓慧说z这些是林沫的东西z让我还给她ご"林景彤说这话的时候z语气平平z"她还说z请您不要追究了z不然下一次z林沫又不知道要怎么欺负她了ご这次的事(qíng)z就当是顾晓慧自己的错吧ご"

安澜揉了揉眉心z"我知道了z你出去吧ご"

"嗯ご"林景彤点点头z模样乖巧的走了ご

门刚带上z安澜便重重的拍了拍桌子z"这怎么回事i"

林沫抬了抬眼皮子z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样子z"这是顾晓慧的ご"

"呵ご"安澜冷笑z"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ご"

她坐直了(shēn)子z手指敲着桌面z难掩(qíng)绪激动z"校规里明文规定z学生不能抽烟喝酒z你倒好ご竟然敢把烟和打火机带到学校里来ご"

林沫看着她z"我说过了z这不是我的东西ご"

安澜气笑了z"好好z我管不了你了z那就通知校长吧ご"

说着ご手已经拿起了桌上的办公电话z直接按了通往校长办公室的内号ご

林沫只是冷眼看着z没有阻止z也没有认错求饶z只是看着ご

"德里学院是百年老校z我入职以来的成绩ご校长您也是知道的z可我从来没带过像林沫这样的学生ご不服从老师的管教z不尊师重道z跟老师顶嘴z殴打同学z现在还敢吸烟用烟头烫伤同学ご这种行为是一个学生应该有的么i我看她是痞子流氓吧i"安澜将林沫从头到尾ご批的一无是处ご

校长面露难色z一开始的时候还替林沫说几句ご然而安澜是有备而来z一通说辞之下z立场坚稳z让校长也不好再说什么ご

只问她z"安老师想要怎么办i"

安澜深吸了口气z道l"校长z这种学生留下只会败坏德里的风气z我建议开除w"

一直站在旁边未开一言的林沫z终于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z抬起了眼皮ご

"开除i"校长也是怔愣了一下ご

若安澜只是不想带林沫了z这事儿也好办z调班就能解决ご

可没想到z安澜只字未提调班的事儿z一开口就是要求开除ご

校长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了林沫z看那女孩子瘦瘦高高的z一张白净的脸上被青(chūn)的稚嫩填满z看着怪叫人不忍心的ご

"咳z安老师z事(qíng)是不是还没到开除这么严重的地步i"校长试着为林沫说话ご

安澜却是一脸严肃公正z"校长z我(shēn)为老师z也知道她们这个年纪有脑子糊涂一时犯错的冲动ご所以之前的那些事z我都忍了z也给了她好多次机会ご今天当我看见她把同学欺负的那么惨的时候z我发现我之前的宽容对她来说就是纵容ご林沫已经触犯校规了z她的人品也值得我们重新考量z像这样的学生留在学院z只有弊没有利ご"

"这??"校长陷入为难ご

安澜又道l"如果校长执意要留下她z那我只好请求召开校董事会ご林沫所犯的错误z绝对不能就这么过去了ご必须要受到惩罚w"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