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43章 林小姐挺可怜的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234 2020-07-22 17:44

  

  林沫一怔:“??“

按在他腿上的手指亦是一僵,按个腿而已,怎么感觉像在老虎屁股上搓毛似的?这男人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似的!

容烈眯起眼眸,眼睛里全是狂涌的风暴。

林沫咽了口唾沫,“怎??怎么了?“

“谁让你揉那的?“容烈绷直的脸彰显出他此刻的不爽,嗓音也是冷到了极致。

林沫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抬头,十分认真的反问,“你??你不是说??揉腿么?“

她揉的正是他的腿啊!

难道??

林沫眨眨眼。手指又在他腿上捏了两下,隔着衣料能感觉到他坚硬的肌肉,很硬,像铁棍似的!

她心中的猜想更加清晰,盯着他的腿有些目瞪口呆,“难道??你这是假肢?“

“??“容烈没说话,但眼中的风暴愈烈,表情也是越来越吓人。

林沫触电般的,赶紧把手往回一缩。

容烈的速度很快,前一秒他还靠在椅子里。后一秒已经直起身逼近。林沫只觉得手腕一紧,她的手被他的掌心握住,带着又放在了他的腿上。

林沫:“???“

“假、肢?“这两个字像是从他齿缝里蹦出来,满满的冰渣子,“林沫你是不是活够了?“

敢说他的腿是假肢?她定是故意的吧!

他的力道很大。握着她的那只手掌像铁块,疼的林沫直发抖。

她无比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容烈的目光如一张无形的网,将她整个笼罩,叫她无处可遁。

林沫只能被他抓着手,手指被迫的按在他的腿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团浆糊,万万没想到,容烈这么开不起玩笑?她也有点后悔,不该拿容烈开玩笑,也不该为了呛他而故意开玩笑。

果然开玩笑得看对象。像她的那四个基友,无论她怎么开玩笑都没关系。可放在容烈这儿,一朝不慎就是玩儿命!

林沫觉得这次真是玩大了,正在心里想着容烈会用什么方法惩罚她,握着她手的“铁块“却忽然松开了,容烈脸上风云变幻,风暴渐褪,他又缓缓的靠进了椅子里。

“???“林沫看不懂这个男人,内心还是挺忐忑的。

“好好揉着,看看是假肢。还是真腿。“容烈慢悠悠吐字道。

林沫:“???“

几??几个意思?

她满腹疑惑,容烈却没再搭理她,说完这句话就舒舒服服的靠在那,将报纸一抖开,继续看。

林沫也没再多问,只老老实实的给他揉腿。她当然知道声名赫赫的容烈不可能是假肢,但为什么她按着按着,掌下的皮肤却好像越来越坚硬?

容烈阅览着报纸,却是半个字都没看进去。他全部的注意力全都被林沫那双手吸引过去,所有的感官都在这一刻变得模糊,唯有大腿上的那双手,让他无比清晰。他的掌心里,仿佛还残留着刚刚握住她手的感觉。果然和他不同,林沫的手很软很软,也很小。小到他一只手掌可以完全裹住??

林沫揉的认真,却完全不知道容烈早已心猿意马,不知不觉间目光便从报纸落在了她的脸上,漆黑冰冷的瞳眸里清晰刻上她的样子,和那晚逐渐融合在一起??

??

林沫背着书包出门时,已经快七点半了。

门口,基友团还等在那,一个个的看见她出来,立刻都走了过来,齐声道:“沫沫,我们送你去上学。“

林沫:“额??“

好像自从她被赶出林家之后,面临这种选择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了。

不坐他们的车吧,铁定要迟到!

坐他们的车吧,就必须要在这四个人中选一个??看看这四双殷切的眼神,林沫陷入纠结。此时此刻她竟然有点同古代三宫六院的皇帝一样心境。

容烈的车驶过来,车上坐着的是冷仲。

“林小姐,早上好。“冷仲下了车,微笑的跟她打招呼。

“你好。“林沫微微颔首,礼貌的回礼。

看见他停好的车。一计上心头,“冷先生你是来接容烈的吗?“

对于她这种称呼冷仲为先生,却直接叫容烈姓名的行为,冷仲颇不习惯。眼角余光又瞥见从门口出来的容烈,嘴角极僵硬的扯了扯。道:“是的。“

而后往后一侧身,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先生。“

林沫站在台阶上,一回头就撞进容烈的眼神里,心里一跳。人也下意识的往旁边让了让。

容烈从她身边走过,目不斜视的直接坐进了车内。冷仲手扶着车门,正要将车门关上之际,坐在里面身份尊贵的人凉凉开口:“上车。“

“???“所有人都是一头问号,只有冷仲秒懂他的意思。回头看向林沫,又冲她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林小姐,请上车。“

四个基友眼睁睁看着林沫上了容烈的车,皆是半天没作声。

好半晌之后,才听容植轻轻的说:“沫沫竟然没选我们。选了七叔?“

秦也环抱双臂,“又不是第一次了。“

四个人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大同小异。

总觉得沫沫跟容烈的关系,好像比他们要好呢?他们到底什么交情?

车上,容烈低头翻阅着资料,冷仲专心的开着车,只有林沫坐在那显得多余又没事情做。

她挪了挪身子,人微微的往前倾着,“冷先生,谢谢你载我。“

冷仲笑了笑,“不客气,这是先生的意思。“

冷仲有意给容烈建立好印象,可偏偏林沫不吃这套,完全忽略了容烈,只跟冷仲说话。

“冷先生。你是凉城人士吗?“

冷仲开着车,回答她的问题,“不是。“

“那你是哪里人?“林沫化身好奇宝宝,一双眼都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我老家是小地方的。“

“哦哦,那冷先生来凉城多久了?回去过么?想不想家呢?“

冷仲正要回答,却从后视镜里见容烈抬了抬眼皮,丢过来一个凉飕飕的眼神。

冷仲太了解容烈了,赶紧掐断对话道:“林小姐您坐好了,我要专心开车了。“

“我打搅到你了么?“林沫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刚才还好好进行的对话。怎么一瞬之间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冷仲也没再搭理她,双手握住方向盘,目视前方真的很认真的在开车。

车内一下又安静下来,林沫觉得奇怪,但又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缩回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朝容烈看了一眼。他还在看资料,好像永远看不完的资料。

车停在德里学院大门口,林沫下了车,微微弯下腰跟冷仲挥手:“冷先生再见。“

冷仲嘴角轻抽,顶着千万分贝的压力跟她道了再见。林沫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冷仲刚将车窗合上,幽幽的男声便从后座传来,“冷仲,你今天话挺多的。“

冷仲苦笑,“爷,您就别拿我开心了。“

容烈放下手中资料,手指随意的搭在膝盖上,似笑非笑道:“我没拿你开心,倒是觉得你今天挺开心的。“

不等冷仲说话,他又飘过来一句。“跟林沫聊的挺投缘的?“

“没。真没。“冷仲觉得后脊梁一阵冒冷汗,“就是觉得林小姐挺可怜的,也挺无辜的。“

“是么?“他淡淡的,身子往后靠着,半晌又不咸不淡的冒出一句,“投缘也无妨,与我何干?“

“??“冷仲默默地把车开走,心内暗暗腹诽,要真是与你无干,你会是这个表情???

??

林沫刚进教室,就看见林景彤的位置旁边站着两名警.察,她脚步略略一顿,林景彤已经朝这边看来。在看见她的时候,眼中折射出光芒,一伸手指向她。大声道:“就是她!昨晚进我家偷东西的来了!“

教室里所有的视线几乎同时落在了林沫的身上,或作壁上观,或面带可怜的。

“沫沫。“阮稚走了过来拉住她的手,抿紧了唇站在她的身边。

那两名警.察已经拦了过来,“你是林沫?“

林沫点点头,表情坦然,“我是。“

“是这样的,关于昨晚林家别苑失窃案,我们需要带你回局里做个简单的调查。“

阮稚将林沫护在身后,“警.察叔叔。你们别听林景彤一面之词,沫沫不可能偷东西。“

“我一面之词?呵呵。“林景彤发出一阵冷笑,道:“我家的监控都记着呢,林沫偷没偷东西,也不是她想赖就能赖的掉的。“

林沫挑眉,“我没偷东西!“

林景彤的笑声更大了,“你没偷东西?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偷偷摸摸的回了林家宅院?为什么跑?“

林沫的目光笔直的落在林景彤的脸上,唇边的那抹浅笑显得凉薄,“这要问你了?要不是你们把我赶出来,还改了密码,我怎么会连家门都回不去?警.察叔叔,是不是家被强盗霸占,就不再是我家了?“

“林沫你说谁是强盗?“林景彤气道。

“我可没说你是,也没说你爸妈是,更没说你一家子都是哦。“林沫微笑着耸耸肩。

“我爸爸是爷爷膝下唯一的侄子,爷爷去世前还是爷爷让我们搬进林家别墅住的,林沫你可别在这里胡言乱语的诬陷谁。没有谁霸占谁的家,是爷爷去世了没人管你了,你自己在外面鬼混不愿意回家!“林景彤义正言辞,“谁都知道你平时喜欢跟男孩子们厮混!“

手★机★免★费★阅★读★请★访★问↑半亩方塘书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