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68章 她,是我的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700 2020-07-22 17:44

  

  后座上?容烈神色不明っ

冷仲惊奇?"林小姐跟简小姐认识啊?"

容烈没有回应他的问题?而是淡声道?"把车开过去っ"

"是っ"冷仲照办っ

汽车驶入两个女孩的视线中?林沫神色微变?简甜却笑开来?直接站起(shēn)朝那辆车走了过去っ

她弯下腰?手指在车窗上轻轻敲了两下?等车窗半降?露出后座男人的脸来っ她便笑着道?"烈哥哥?好久不见っ"

林沫呼吸一滞?忽然就想到简甜刚才跟她说的心上人?该不会就是容烈?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好像这是事实?容烈这样的大坏蛋?竟也有人喜欢?还是简甜这样优秀的女孩っ

容烈态度相当之冷淡?"上车っ"

简甜?"你要带我回家吗?"

"一小时后的航班?现在去机场还来得及っ"

"我不回去っ"简甜摇头?"除非你跟我一同回去?以我男朋友的(shēn)份っ"

容烈抬手揉了揉眉心?显然有些头疼?拿眼前的女孩没办法的状态っ

难得看见他这样?林沫起了一丝兴致?站在旁边看戏?却没想到容烈忽然朝她这边看来?在看见她脸上的幸灾乐祸后?忽然朝她勾了勾手指っ

林沫?"???"

她只想安静的当空气?这男人叫她做什么?

见她站那不动?容烈冷冷开口?"她っ"

"嗯?"简甜朝林沫看了一眼?"什么?"

"是我的っ"容烈淡淡的丢出这三个字?对林沫和简甜来说?无异于抛出了个炸弹っ

两个女孩都是一阵目瞪口呆?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冷仲?此刻也是被惊的合不拢嘴っ

再没有什么?比让容爷亲口承认来的刺激又玄幻了吧?

简甜看看林沫?再看看容烈?视线在两个人的(shēn)上来回的转?"烈哥哥?你开玩笑吗?"

"??"容烈没有回答她?但那表(qíng)却是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っ

容烈从不开玩笑?更不会开这种玩笑?

简甜一秒信了っ

"那这么说?林沫是我烈嫂嫂了?"

林沫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我不是??"

容烈也在这个时候开口?"当然不是っ"

两个女孩又同时看向他?"???"

又说是他的っ又否认?是几个意思?

容烈看都没看林沫一眼?声音极为冷淡?甚至比之前还多了一点僵硬不悦?"只是那方面的关系っ"

林沫心里一堵?她听明白了っ只是那方面的关系?没有想过要娶她?所以不会成为他的老婆?也不会成为简甜口中的烈嫂嫂っ

那她是什么?签了卖(shēn)契的卑微女佣?

那天晚上算什么?只是他一时的解药?

提起裤子就不认账?说的就是容烈这种男人了吧?

本来那件事林沫也有错?是她走错房间?自己送上门去的っ没想过要怪他?也根本没想过要怎么样?甚至还想隐瞒那晚的事(qíng)不让他知道っ但这跟容烈亲口说出来?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っ

若不是知道容烈还没找到13号那晚的女人っ林沫恐怕连一秒都呆不下去了っ

可即便是这样?林沫还是被一口气堵的不上不下?心口直发闷っ她就站在那?一双眼盯着容烈看?委屈的不行っ

她只顾着委屈?乃至于忘了要反驳他的话っ直到回到了君山湖墅?简甜拉着她在沙发里坐下来?林沫才意识到她刚刚都没有解释一句?全凭着容烈胡说八道了っ

她抬头环顾四周?想跟简甜说清楚?却发现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和容烈两个人っ

她只好看向容烈?问?"简甜呢?"

容烈手里摊开了本杂志?语调很慢的道?"洗手间っ"

那高傲的态度?一下触到了林沫心里的火线?但见她一双眼忽的瞪圆了っ隔着一张沙发的距离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容烈っ

饶是容烈?也被这小眼神盯的心里一慌?皱了眉问?"怎么?"

"你这么骗简甜?就不怕我告诉她真相?"

"什么真相?"容烈反问っ

"??"林沫一愣?忽然就觉得他是不是已经查出来13号那晚的人是她了?毕竟之前他还问她那晚人在哪里っ

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是っ以容烈的(xìng)子?要是已经查出来了?不可能这么安静的?

林沫一时拿不准他到底知道了没?再这么被他盯着?心里的火气顿时需灭了大半っ"我会告诉她?我们不是那种关系っ"

"哪种关系?"容烈依旧淡问?不管是表(qíng)还是姿态里都是满满的从容?不像她慌乱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っ

"就你说的那种关系っ"

"嗯?哪种?"容烈表(qíng)很认真っ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在认真的问っ而非故意逗她玩っ

他和林沫之间的关系?雇主和佣人だ毒人和解药だ露水(qíng)缘的男人和女人?

从前孑然一(shēn)觉得这世上无温(qíng)并打算孤独终老的容烈?此刻也不(jìn)有些愕然?他是什么时候和这丫头有这么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林沫以为他是故意的?不(jìn)有些恼?"就是你说的那种?不正当关系っ"

容烈默了默?"你不乐意?"

瞧这话说的?好像她不乐意还是多大的损失似的っ

"当然不乐意っ"

权威受到挑战?容烈低头扫了眼指尖?"你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乐意么?"

从来都是只要他想?所见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敬畏仰慕他的?包括林沫口中的不正当关系?也是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っ只是放在林沫这?却成了不乐意っ

13号那晚的失误?他也从未想过是她不乐意っ

可如今看来っ她醒来后丢下几千块匆匆离开?连监控都找人处理的干干净净?不肯留下一丝痕迹っ这就是不乐意的表现っ

他的语气最终还是激怒了林沫?林沫微扬起下巴?"别人愿意不代表我也愿意っ喜欢我的人那么多?我随便选择一个嫁了都是名门阔太?为什么非要跟你有不正当关系?我是脑子坏了么?"

因为实在气愤?林沫的声音在安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的响亮?也显得格外的掷地有声っ

她并没有瞎说?喜欢她的人不是没有?从前络绎不绝?即便是现在她落魄了?只要她肯也能嫁进豪门っ只不过是她不屑于那么做罢了っ

人生只有短短数十载?她只想活得单纯一些?感(qíng)也是如此?不会掺杂其他的利益和(qíng)绪っ

"咚"的一声轻响从(shēn)后传来?简甜站在走廊处?表(qíng)小心翼翼的看着客厅里的两人?"你们??闹别扭了么?"

"没有っ"林沫有些心烦气躁?无视了容烈冷沉的面色?直接站起(shēn)离开了别墅っ

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整个屋子都陷入寂静っ

容烈坐在沙发上?依旧是那个姿势?那个表(qíng)?连动也没动一下?可简甜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悦っ

林沫没有回后院的佣人宿舍?直接出了别墅区?打了辆车离开っ

她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基友团待她胜过亲哥?好的她都觉得惭愧っ他们只想给她最好的っ她也一样?更不想在这种时候找他们吐槽っ

最后她选择让出租车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场附近停了下来っ

??

时间如弹指?一挥即逝っ

夜色逐渐笼罩整个城市?华灯初上的夜晚?比白(rì)里更显(rè)闹繁华っ

君山湖墅这边っ却是远离浮华奢靡的一处净土?坐落在森林彼端?与世隔绝般的安宁祥和っ

简甜望了望外面已经漆黑的天?视线又忍不住的落在了餐桌对面的男人(shēn)上?"烈哥哥っ真的不用去找沫沫吗?"

"??"容烈坐在那?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继续优雅的用着餐っ

简甜又道?"天都黑了?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险的っ万一遇到个坏人什么的?就糟了っ"

容烈的眉眼终于抬了抬っ只是那双眼眸里依旧的平淡无波?"她路子广?用不着担心她っ"

简甜充分解读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并且很认同的点点头?"也是っ像沫沫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有许多的追求者吧?烈哥哥你这样孤傲的(xìng)子?真的不怕沫沫踹了你吗?"

"??"容烈吃饭的动作一僵?"什么?"

他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法?他从不缺女人的(ài)慕和青睐?哪怕是他冰冷如山?那些女人也照样(ài)他(ài)的死去活来っ

从来只有他不屑っ

还是头一回听见说?哪个女人会踹了他?

简甜握着筷子?表(qíng)十分认真?"难道不是吗?像烈哥哥这样的人虽然有很多女人喜欢?但她们究竟是喜欢你的钱多一些?还是喜欢你的颜多一些?又或者是喜欢你的权势多一些?这世间像我和沫沫这样单纯的只喜欢你这个人的女孩?很难找到吧?"

容烈心思微动?"你是盲目崇拜?她则是有利可图?不一样っ"

"啧啧っ烈哥哥?我哥说的没错?你对感(qíng)这块真的空白っ"简甜摇摇头?叹息?"我都能看的出来沫沫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面前的餐彻底吃不下了?容烈放下筷子?脸色绷的很紧?语调依旧冰冷?"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っ"

简甜站起(shēn)?"我不回去?我要留在凉城っ"

容烈?"???"

"放心啦?"简甜甜甜的一笑?"我是不会跟沫沫抢你的?但是京城我呆腻了?而且一回去肯定要被抓去相亲っ我不要?我要留在这边读书?等找到真(ài)我再回去不迟っ如果找不到?而你又跟沫沫是做戏?那我是不会放弃你的烈哥哥っ"

容烈?"??"

"对了?沫沫说她在德里学院?我也去那边读吧っ上学的事(qíng)就拜托烈哥哥啦っ"简甜冲着容烈微弯了弯腰?笑容美美的上楼休息去了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