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容爷家的小甜甜

第54章 我要是死了,你得负全责

容爷家的小甜甜 了夏 6166 2020-07-22 17:44

  

  蛇(shēn)捆住她的小腿?那冰凉滑腻的触感让林沫血液凝固?在看见那蛇弓起(shēn)子一双三角眼盯向她时?林沫要彻底的窒息了や

"嘶嘶--嘶嘶--"那细微的声音仿佛在她脑海里无边放大?林沫浑(shēn)僵硬着?甚至连一声尖叫都没能发出来や

大概对视了短短一秒?林沫伸出手去想要拍掉那条蛇や

可显然?蛇的反应能力以及攻击速度要比她快得多や还没等她的手拍过去?那条蛇已经发出攻击?张开蛇口狠狠的咬在了林沫的手臂上や

尖锐的刺痛感袭来?可此刻更多的是恐惧や

林沫猛地站起(shēn)甩掉那条蛇?下一秒脚下一崴や往旁边栽去や

意想中的痛感没有到来?一股凛冽的冷香骤然扑入呼吸?她的(shēn)子被一只手臂接住?拉入了怀里や

这一瞬间林沫已经无法思考?只是觉得在闻到这股香味时?一颗心都安定下来や所以即便是隔着浓郁的黑暗?并看不清眼前的人?她也完全的靠在了那人怀里や

周围光线骤然亮起?原本黑暗的森林被照的如白昼や

林沫无法适应这光芒?只觉得双目被刺痛?闭上了眼睛や

容烈稳稳接住她?低头看向她时?目光首先被她左手手背上的伤口吸引?长眉顿时拧起?"被咬到了?"

林沫稍稍适应黑暗?在他怀里睁开眼睛?望着凭空出现的容烈以及冷仲?她鼻子忽的一酸?闷着声答了一声?"嗯や"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此刻的她锋芒尽收?乖乖的窝在他怀里?那么瘦小的一团?令人心疼や

容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从衣角上撕下一块布条?扎紧了林沫的手腕?然后抱起她?疾风般的出了树林や

冷仲紧跟其后?望着容烈匆匆的背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や

回到别墅里?林沫被放在了沙发上や

她的右手还肿着?左手又被蛇给咬伤了?因为手腕被扎紧?左手也开始肿了や

冷仲拎过医药箱?"先生?我来吧や"

"放着や"容烈只说了这么一句?高大的(shēn)影蹲在了林沫的(shēn)边?就这么开始给她处理伤口や

林沫头重脚轻的?被一路抱回来?紧绷了一整晚的神经得到松懈?早就昏沉沉的睡着了や这个时候又被惊动?想睁开眼睛や却觉得眼皮子仿佛有千斤重?只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望见了容烈冷峻的脸や

"别动?"容烈不满的抬眼扫了她一眼?发现女孩满脸泪痕时?微微的怔了怔や而后拧着长眉?颇有些烦躁的道?"哭什么?"

"我是不是要死了?"林沫的视线被泪水模糊?眼前容烈的影子也开始模糊不清?说话的时候鼻音很重?两颊都是红彤彤的?被容烈这么一凶?委屈顿时藏不住?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一抽一抽的?"我一定是被一条毒蛇给咬了?说不定现在蛇毒已经蔓延到心脏了??"

容烈?"??"

冷仲站在旁边?忍不住道?"林小姐您放心?林子里的蛇都是先生养的や毒是毒了点?但能解や"

"什么?"林沫一怔や"容烈?我要是死了?你得负全责?"

她后悔了?真真后悔了や

外界关于容烈的那些可怕传言还不够多么?可她为了拿回林家?救回哥哥林淮?明知这是个火坑还要往里跳や

养毒蛇?这是正常人做的事儿么?

林沫越想越觉得憋屈?一边抽噎一边说?"容烈你就是个大变态?我要是死了也是冤死的?绝对不会放过你や我要化成鬼魂?天天缠着你??"

容烈被她吵的头疼?忽然抬头看了她一眼?"闭嘴?"

那一眼冰冷无比?倒是(tǐng)有效果?这句之后林沫没再絮絮叨叨的说话?而是变得安静下来や

容烈的处伤速度很快?虽然解了毒?可林沫的左手还是肿起来了や原本白嫩纤细的一只手?现在却肿的像个包子一样や看着叫人心疼や

"爷?林小姐睡着了や"冷仲站在一旁?忍不住开口や

"嗯や"容烈站起(shēn)?"你去休息吧や"

"是や"冷仲颔首?退出了别墅や

屋门开了又关上?室内陷入一片寂静之中や

客厅里只剩下容烈和林沫两个人や一个昏睡过去了?一个立于沙发边?盯着她的睡颜看了好几分钟や

最后?男人弯下腰?将女孩捞入怀里や

她很瘦?也很轻や落入他怀里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や

容烈皱皱眉?抱着她上楼や

林沫发烧了?并且后半夜?体温越来越高や

容烈将她安置在卧室的沙发上?半夜里被她的哭声吵醒?掀开被子下(chuáng)や才发现她已经从沙发上掉下来?跟只猫(mī)似的蜷缩在地毯上瑟瑟发抖や

室内温度如(chūn)?可她(shēn)上的温度却似火?格外的灼烫や

容烈蹲下(shēn)?手指贴在她脸颊上拍了拍?"林沫?"

"??"女孩没有反应?只是昏沉沉的睡着や

容烈将她从地上抱起?弯腰放进沙发里?可刚要收手?女孩却往他怀里贴近?手指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襟?闭着眼睛喃喃?"爷爷??"

容烈?"??"

她的脸贴在他的(xiōng)口?隔着薄薄的衣料也能感受到她脸颊上火(rè)的温度や似乎生怕被丢下?她使劲的贴在他(shēn)上?像个牛皮糖似的?"爷爷??"

容烈黑线?"我不是你爷爷や"

"爷爷别走?别丢下沫沫??"林沫无意识的喃喃や声音软软的?脸颊在他衣服上轻蹭や

殊不知她这样的动作对于容烈来说有多惹火?他沉着脸?冷声唤她的名字?"林沫?"

本是想将她扯离的?可是低头的瞬间看见她被泪水打湿的脸庞?伸过去的手终是僵在了半空や最后?还是默默地收了回来や

她现在是个病人?就让她抱一下?五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容烈仍旧抱着她坐在沙发上や

她不重?抱着不需要多大的力气?睡梦中依旧不踏实?双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襟?一直在浑浑噩噩的说胡话や

先是"爷爷ょ哥哥"的叫了一通?到后面竟然开始叫他的名字や

"容烈??"从她唇齿间溢出他的名字?容烈的眉心一跳?垂下眸来?目光洒在她的小脸上や

像是深陷梦魇?又像是睡的极浅?她长睫轻轻颤抖?揪着他衣襟的手指骨节因用力而微微的泛白?在喊出他名字时脸上布满惊恐?甚至整个人都开始发抖や

不似之前喊哥哥爷爷的时候那么弱小无助惹人怜惜?此刻却如临大敌?并且每一个细胞都写满了抗拒和恐惧や

她到底梦见了什么?

容烈蹙着眉看着她?双臂将她拢的更紧了一些?让她完全的困在怀里や

"容烈??容烈??"

每次被她喊出名字?容烈的心就要软上一分?明知道在她梦里的自己可能是个可怕的怪物?他也止不住的心软や

后半夜?高烧之后的林沫开始出汗?人也彻底的陷入昏睡?没再说过梦话や

容烈就这么靠在沙发里?抱着她?以一种极为难受的姿势睡到了天明や

温柔的晨光透过窗户洒进来や林沫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感觉浑(shēn)乏力?整个人都要虚脱了般や

她一动?便惊醒了男人?两人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眸や

林沫愣住?"容烈?你怎么在这儿?"

昨晚噩梦全被这个男人占据や她睡得很难受?可没想到一睁眼就看见这张脸?真是??够惊悚や

她眼中的嫌弃毫不掩饰?容烈眯起黑眸?有危险的气息自他周(shēn)散发开来?"这是我的房间?"

林沫朝四周看了一圈や还真是他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问完这句话?她才意识到两人此刻的姿势?窒息片刻?"容烈你占我便宜??"

万分笃定的语气?不假思索的定罪?让容烈心生出掐死她的想法や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你再说一遍?"

林沫眨眨眼?再看看被他抱着的自己?万分认真的问?"难道不是么?"

事实摆在眼前?他趁她睡着的时候偷抱了她?她整个人都靠在他怀里?坐在他的腿上や他的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や这个姿势??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么?

但是等等???她昨晚病的不省人事?这家伙不会趁机对她还做了点别的什么吧?

很神奇的?容烈读懂了她的表(qíng)や

心中的火一下子窜天烧起?他松了手笔直的站起来?林沫毫无防备?整个人就这么被摔了下去や好在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不然她可真要疼死了や

"容烈?"林沫咬牙切齿?抬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や

容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尽是冰渣子や

看吧?他就说这丫头不值得他心软?这才病好?浑(shēn)的刺立刻竖起来?扎的人生疼や

??

林沫的手机被轰炸了一晚上?满屏都是消息や

她的两只手都受伤了?疼是疼了点?倒是因祸得福的没再被容烈摧残や

早上被容烈从他的卧室里扔出来之后?就没再见过他や

此刻林沫收拾好了进正屋?小菲端了一碗味道鲜美的汤给她喝や

林沫一边喝?一边用语音回消息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